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中国发展数字集群的重要意义0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48:44

信产部无线电管理局地面处处长 霍刚

谢谢陈教授,非常感谢咱们峰会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能够把我们局目前正在考虑,正在研究的一些问题,其中也是一些难点问题能够有机会跟各位专家、代表来探讨一下。

目前咱们国家数字集群的产业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我们局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和调查工作,在不久应该有相应的政策和规定就会出台,今天我想在这个正式的政策和规定出台之前把我在这个工作当中遇到的一些各方面的观点和意见能够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今天发言的内容基本上是这么几个方面:从无线电管理的角度看一下数字集群的界定;简单地介绍一下集群通信发展的情况以及咱们要考虑的一些主要问题;我也做了一个简单的需求的预测分析,在这个需求的基础上谈一下几种不同频率的排列组合的方案;最后,这也是很多同志们关心的问题就是数字集群的过渡,也谈一些我的看法。

从一般意义上来讲大家对集群的定义都有一个比较一致的看法,但也有一些区别,这是我摘录的一个一般集群的定义。从我们无线电管理的角度来看数字集群的时候观点可能和从别的角度看又有一些不一样。首先说这个设备,我们基本上把它看成具有一定空间借口规范的发信机及收信机的组合,再说系统实际上就是一组设备,然后如果符合数字集群的系统规范就是数字集群系统,我想设备和系统是指还没有进行工作的,处于那种状态的集群的设备。

无线管理的主要方面是台站和络,数字集群的台站无论是基站还是移动终端,如果要是给他合配了频率,对用户进行了必要的管理,发放执照等一些手续之后他就成为一个台站,络也一样,按照一定的区域、时间、频段和范围核定了这些工作条件之后这么一个数字集群的系统就变成了一个数字集群的络,实际上是和工作这个概念相联系的。

无线电管理角度看业务的时候也和大家平时讲的业务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从无线电管理角度最基本的业务就有地面业务和空间业务,咱们数字集群的业务按照我的理解是把它放在地面业务、移动业务当中的陆地移动业务,这个准不准确咱们还可以再讨论。

从另一方面来看咱们平时所讲的业务的时候就涉及一个经营性的业务,非经营性的业务专用的业务和公用的业务,我想数字集群大部分是属于专用的业务,当然从功能上来讲,它有一些延伸,可以完成一些功能,就是公众通信业务中的一些功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目前一个是从政策限制上,就把数字集群限制到专用业务的类型中了。另外还有市场本身因素的考虑,市场的竞争也不允许它涉及公众的移动通信。我想这一点通过一段时间以来咱们运营商对这一点也是有比较深的认识了。

和无线电管理相关的数字集群的部分是它的频段,他的合法性的最基础的条件是在咱们国家的频率划分表中做出的一个频率的划分,这个蓝色的部分就是咱们数字集群800兆频段所在的一个区域,这是咱们可以应用的一个频段的范围(指图)。

另外其他方面考虑什么是模拟的,什么是数字的,这个感觉上是可以分开的,要是严格地来讲,是在数字集群系统中的哪个环节上数字化了,那一个环节是模拟了,做一个严格的定义还是不容易,但是感觉上是可以分开的,另外就是固定信道和动态信道分配机制上的区别,也能够把数字集群和其他的系统区别开来。

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按我的理解从现在管理角度来给一个描述,就是它是一种合配了必要的工作条件,结合了数字集群的借口规范,主要是空间借口规范,这种动态、有限的数字集群频率就发展到频段,这是一种设备,就是无线电说话信息,最后是政策上的限制,用于专用的移动通信业务。

下面我再简单讲一下集群通信的发展情况,也是从无线电管理角度来看。最初是解决这种移动通信的对讲机,对讲机进化又集群系统,无中心通信系统还有公众移动通信系统。我想在这个当中,集群和公众移动通信系统应该没有问题,这个无中心系统我在这里也提一下,也希望有关方面的专家也注意一下,咱们目前基本上是又恢复了无中心系统的研制进程,目前也正在往前推进。

由对讲机发展到模拟集群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当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这个就不多讲了,但是现在应用也是非常广泛的,这个是咱们要把模拟系统演进的一个模拟转数字的一个转变的原因。数字集群系统优点很多,也不用多讲了,最主要我们关心的是最后一点就是有频谱利用率有很大的提高。

这是我们在这一段时间以来处理数字集群发展当中的一些政策、规定问题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目前咱们国家对这个模拟系统还是很主要的,另外一些小规模的络也是为主的,这种共建设的水平实际上还是很低的。另外一方面专用通信需求不断增加,我们建的申请报告总是很多,也不断有新的需求,另外通信功能需求也是要求越来越多样化,这个是从应用角度来讲。咱们集群频率资源现在总体来讲是非常紧张,但是并不是说所有的地方,所有的城市。在集群应用需求比较广泛的地方,这个频率资源非常紧张。另外集群共的需求也是增加了,一些用户希望采用共的形式解决自己本身投资和管理方面的难题,另外咱们一些运营商也有这种建立共的意愿,也看到了这里面存在的商机。那么我们根据目前的发展情况的主导思想,还是希望通过政府的引导,再加上市场本身的推动力来促进数字集群在我国的发展,最近两年的应用是比较广泛的,需求也比较多,咱们运营企业积极性也非常高,具有这种建立全国、区域的意愿。

下面看看数字集群需要考虑的主要因素,第一个是共、专;第二是络规模,大、小建多大规模,哪种建到什么程度,区域的还是省内的,还是全国范围的;再一个是络数量,这也是很关键的问题,大需要几个,然后在某一个地方,专和共需要有多少,能存在的有多少,再一个就是模拟系统的一些问题。

共有它的很多的特点:通信功能非常丰富,能满足这种多样化的需求;络维护起来是很专业的,由运营企业来维护,通信质量是能够保证的;减少重新建设,节省投资;从我们来讲频率规划是统一的,能比较高的提高频谱效率,从而提高用户容量,使频谱达到更有效的利用。

专的通信功能应该是比较专一的,按我的理解,它应该是在共提供的功能不能满足的条件下,来建立这些专来满足它的一些需求,另外他存在一些问题,最主要的就是独占频率降低,这个是很严重的,在很多咱们集群应用比较广泛的地方,频率受限,导致我们专的建设有一些问题,在政府引导上应该处在一种努力加入共的方向。

这是我随手画的这么一个图,这是我对共、专和这个集群通信需求的理解,这也不是随意画的,这中间也表示一些概念在里面。需求是一根红线,由开始、推广阶段,然后由增加到频率受限,到最后如果在这个数字集群产生之后它这个需求也有逐步增长,另外社会本身需求也有逐步增长,这是一个互动的关系。专的需求我理解为从产生到发展,最后逐步稳定到一个比较小的水平上。对于共的蓝线从产生到开始,到与纵轴交点的地方是处于一个关键点,一个是设备厂商的研制水平,一个是咱们的政策管理水平,我想这两方面是一个交互,然后今后的发展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态势。

刚才谈到络规模的问题,这个是比较难界定的问题,共我们把它建到哪种程度上,全国还是区域,一般很多专家认为共应该是这种全国范围的,但是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目前也是在探讨当中。专把它放在一个什么层次上管理比较方便,也适应实际的需求。专当中个别的有这种全国联的需求,但也并不一定是一定要具有全国漫游的需求,所以漫游和联的这种概念上的区别恐怕也是一个问题,就是专建设的水平应该限制在省内的水平,当然这也是一个初步的设想,这方面也在和有关专家进行讨论。

络数量的限制有很多,对共来讲,频率资源限制很明确;运营资格限制螺旋上料机
,咱们几个运营商已经确定了,数量最大是谁也没有什么意义;市场容量限制也是导致你共的数量,你是建一个共还是建两个共,让两个共形成竞争,市场能不能负担起两个共,这也是一个问题;企业能力的限制,投资能力的限制,经营能力的限制也是限制共的因素。专的社数量一个是频率资源的限制,还有一个实际需求的限制,我想这个实际需求并不是某一个单位说了我有这种需求,恐怕是要有一定的标准,然后由多方面的因素来判定是不是有这种需求,再加上我们政府政策的引导方面是鼓励这种共建设限制专的建设,所以这个是比较严格的限制;另外单位本身管理能力的限制,操作能力、运营能力也限制它这个专建设的因素。

再讲一下频率需求,这个频率需求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这里面涉及的因素也比较多,很多种观点,我曾经在和中兴、华为、铁通、卫通、正通还有很多教授,陈教授等一些专家、学者、单位的意见我都收集了,很不相同,意见还是并不很一致,我也是把我的一些理解也先跟大家先讲讲,还是仍处在抛砖引玉当中,各位有什么样更好的想法也可以和我联系和探讨。我把这个用户群简单分类一下,然后在这个分类的基础上把不同类的需求讨论一下。

我很简单一个是政府用户,一个是社会用户,政府有共也有专,社会也有共,也有专。

我这是做了一个大城市中心区的一个估计,中间的过程也不太多讲了,最后我判断出一个结论,就是这表最底下一行:如果要采用这四种体制,需要的情况是多少呢标书代写
?Tetra1.4兆,Gota800,这是其中一种形式。

政府共当中地铁轻轨,也可以做为专,也可以算为共,如果算为共对它频率的需求简单的一个规定两个品点,一个是FDMA的方式是两对频点,如果是CDMA是一对频点,另外两者都要考虑稳定的因素,这么估算一下,Tetra要100K,Gota不需要增强。

然后还有一个应急补充这么一种覆盖,很简单的一些需求,就是说在哪一个地方需要强一点,或者在哪儿面没有覆盖到市区需要紧急需求。直通模式方面Tetra和GT有一些需求,Gota在进行研制,Iden按我的理解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汇总一下政府共的需求,用四种体制Tetra要1.4兆,GT1.8,IDEN要0.45。

现在是社会共,社会共的需求我不做详细的分析,只做一个大致估计,就是说社会共服务质量可以下降,用户数可以增多,但是我假设频率需求大体相当,和这个面的覆盖也是大体相当的,必须要有像刚才一样简单的考虑,一个是1.4、1.1、2.5和0.8,政府专我也是做一个简单的估计,政府和社会专合计起来政府共和社会共的需求大体相当,估计之后也得出和上面基本类似的结论。

剩下的就是选择,选择是一个更大的难题,这个考虑的因素也比较多,各方面考虑的因素也不一样,要我们来考虑的话我们就说哪种频率使用效率最高我们就支持、鼓励应用,政府部分考虑的就是哪种可能能满足我的要求:安全、及时、稳定的可靠通信,他就选择这种,一个是社会效应的问题,另外他也要考虑投资,时间也是有限的。运营企业要满足大部分用户的需求,一般也不会考虑特殊的更高的要求,考虑经济效益为主,社会用户选择你服务质量好,能满足我的要求,价钱又便宜。

那么我就给出一个我个人的观点,这完全不代表我们所在的信息产业部、无线电管理局,完全不代表政府,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政府一般选共,共选GT或者Gota,专一般就是Tetra或者IDEN,这只是一个假设,但是最后谁来做这个体制的选择我现在还看不出来,单纯由政府或者市场都不行,运营商说了不算,制造商也不能决定,最后由谁决定还要再看。

按照上面做了初步的选择之后政府共要用GT实现3800,Gota实现2500,社会共用GT和Gota来实现分别为24和25。专的实现用Tetra和IDEN,底下是一个需求范围的估计,就是按我们前面的假设之后Tetra最大的频率需求量是2.4兆,GT的最大需求量是6.2兆,Gota的需求量五兆,IDEN的需求量是1.6兆。

把上面的数字做一个简单的处理,两种体制的选择,专选IDEN和Tetra,共选GT或者Gota,最大的是8.6,最小的是6.65兆,我做出这个估计之后,对我们这个频率的安排计划就是比较有信心了,因为我们最多目前可以用的频率一般上来讲不考虑特殊的因素有10兆频率,将来有哪一个需要扩充还有一定空间。

另外我们有一些不同体制数字集群的品论排列,这也仅仅是一些个人研究的心得,有一些敏感的方案还没有拿出来讨论,还有一些更加偏激的方案也不能在这里讲,最后还是要取决于最后的决定,我想我们一些频率的安排还有机会和大家见面,我这里就简单谈一下我目前的一些心得。

排列方案之一,这种大家看到的是IDEN、Gota和Tetra和GT的排列方式,是能够坚固四种的优点的,最好的是可以减少系统之间的干扰,频率也可以提高,缺点就是GT在这方面安排了原有的系统。

第二个方案我们把Gota放在备用,然后是GT、IDEN,不必改频了,但是大家看到GT和IDEN相邻,这中间是需要协调的,有一定的工作量。

下面一个方案,这时候GT如果需求量比较大,再向前要扩展频段的时候,那么它对这个高端的我们备用频段的一些安排里面协调的工作量也比较大。

限于目前我们局这种研究进展情况吧,我就简单地把我们考虑的一些因素和大家分享一下投资理财安全吗
,很多问题还需要讨论,还需要得到专家、各位学者,各个企业、用户的支持,那么今后我们还要加强这方面的交流。

下面再一个大家关心的模拟集群过渡方面我就谈一些我的看法。这个原则是早就制定出来了,停止新建这种模拟络,另外还有一个要求是2005年12月31日之前要停止这些现有的络,这是一个原则,在落实这个原则的过程当中我们想还要考虑很多因素,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些原则,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些因素包括数字集群的建设,你现在实际上受到模拟络占用频率的影响,那么你已经对这个数字集群络的建设构成阻碍了,现在这个数字络的建设如果不建设,那么一些模拟用户也没有用了,这也是一种一样。那么结论我想应该是一个统筹考虑的过程问题。这里有几种方案:是先清后建,还是先建后清,还是边清边建,我想这也是大家的一些不同的考虑,当然也是一个因地制宜的思考方法,这方面还要做一些更详细、细致的研究,不能简单地做出一个结论,那么最终应该是大部分的地方适用这种边清边建,合理的进步安排来实现这种模拟集群的过渡,一些地方可以实行先清后建,另外一些频率不紧张的地方也可以进行先建后清。

这是我的一个结论,当然大家也不一定满意这个结论,结论归结到对我们数字集群的建设在我国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搞好数字集群的频率规划和分配对促进数字集群的建设和产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我的简单的一个发言是一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今后大家有什么各方面的问题也欢迎和我联系和探讨。

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