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亿欧大健康对话三界大咖丨国际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4-12 02:41:09

亿欧大健康8月15日消息,由中康资讯主办的国际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在博鳌举行。亿欧大健康频道负责人郭铭梓受邀担负“国际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圆桌讨论主持人,与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钟世镇、国际数字医学会主席张绍祥、IBM高级工程师/科学家凌棕、中康资讯CTO秦建增展开讨论。

以下是圆桌讨论整理:郭铭梓:各位好!我是亿欧大健康频道负责人郭铭梓,今天很荣幸遭到中康资讯的约请,担任“国际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圆桌论坛的主持人,下面我们请上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钟世镇、国际数字医学会主席张绍祥、IBM高级工程师兼科学家凌棕和中康资讯首席技术官秦建增。我们这次的嘉宾有来自学界的代表,有来自第三方的代表以及企业界的代表。

首先把第一个问题交给钟院士,我们知道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发力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的优势?中外之间存在哪些差距呢?

钟世镇:人工智能是一个高科技的领域,需要冷静地去思考国家在这方面的布局。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这次中美贸易大战,能够让我们看到国家过去很多技术是劳动密集型,不是高科技,所以这次贸易战有好处,能够让我们看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

在人工智能这个高科技领域,我们跟国际上有差距,有差距也是正常的,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我们有自己的长处,例如在超级计算机上我们也其实不落后,是我们的长处,但是我们没有很多长处,与国际上其他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次贸易战一打,我们头脑更清楚,我们要抓好高科技,所以将来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国家会有很好的潜力,我们也希望国家在高科技领域能够获得自己的成就。

郭铭梓:感谢钟院士的回答。张主席作为国际数字医学会主席,能够接触到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数字医学领域的科学专家,您接触的这些科学家们是如何看待健康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不同的国家跟地区之间的科学家们的看法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张绍祥:国际数字医学会是个国际性组织,有来自国际上几十个国家的科学家参加。对健康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大家都是非常看好。它一定是未来医学当中一个重要的资源,也是一个重要的工具,乃至于将来充分地利用好健康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会大大的推动医学的发展和医学的进步。

实际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全世界起步基本上是同期的。虽然人工智能的概念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提出来了,但当时的人工智能只是用机器来模拟人脑的某些功能。1直到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尤其是后来网络技术发展以后,才使得真正的人工智能能够得以实现。到目前为止,人工智能的发展虽然非常迅猛,前景也非常广阔,但在目前的状态下,实际上它还是完成那些规则比较明显的、大量记忆的或者是有一定预算规律的事情,比如下围棋、象棋等等。至于复杂的人脑功能的摹拟,因为本身科学界对人脑功能的机理和里头具体的回路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所以人工智能是没办法来完成这部份工作的,所以全世界实际上都在研究这方面。

我们认为,实际上中国在这方面应该在起跑线上和国外的科学家是同步的。现在北美特别是美国,欧洲特别是法国、德国甚至包括英国的科学家为代表的这些人工智能的专家都在进行共同的研发,并且现在已建立了在基础研究方面一些同盟,比如脑研究的同盟等等,实际上现在在新一轮的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研发进程当中,可能会出现全世界的科学家联合起来共同来研究新的技术,研究新的领域,共同来为人类服务。

有这样的趋势,我们中国的科学家应该加入到这样一个大的趋势里头,利用我们的优势。我们人口多,我们的病种多,我们的病历多,这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资源,由于医疗大数据就是要靠很多病历的积累,回溯来做工作。我们应该首先依照标准、规范、真实性的要求,把医疗大数据收集到,贮存好,应用好,就像修建房子的砖头或做成食品的稻子、麦子等原始的数据,一定要按照规范性的要求来做,这样我们一定能加入到国际的大潮当中,将来在医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能够作出我们中国科学家应有的贡献。

郭铭梓:凌总作为企业界代表,想请问凌总,目前在人工智能助力大健康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实现的落地场景主要包括哪些?影响落地与否的核心要素又是什么?企业家是如何在这么多的赛道当中去寻觅自己的发力点?又是如何实现商业化的?

凌棕:答案并不是很长,应当在具体的应用领域里找到自己切实的痛点。不论医学行业或是其他行业,通常劝告客户的时候,我们都是这样讲的,80%的工作是专业领域里的工作,还有20%的工作是计算机领域的,我们把两个领域合在一起。作为80%的医学领域里的人要找到目前工作的痛点,这些痛点可以利用计算机技术人工智能把你们从繁重的信息处理工作中解放出来,但是又不要把计算机妖魔化或神化。计算机就是对数据进行处理,它处理的规则是人教给它的,它自己不产生规则,人觉得这样做比较辛苦,但是我们总这么做太累,我交给计算机去做,差不多是这样一种形式。什么样的工作交给计算机?就是把人不愿意去做的工作交给计算机,人要活得像个人,不是人干的活交给计算机去干,这差不多是各个行业的痛点。

郭铭梓:现在大家都在说人工智能特别烧钱,盈利模式也不清晰,你作为企业家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凌棕:一开始这个行业一定是这样的,就是说要有一些探索者,要付出代价,要有失败,在失败成功之间进行摇摆。目前,大家还在烧钱或盈利方法不太明确,但是最后则会大浪淘沙,最后就会出现这样盈利是适合的,既适合于医生也适合于患者,也适合于监管部门,于是这样一种盈利模式就会成为行业的共鸣,现在还是一个混沌状态。

郭铭梓:中康资讯作为行业第三方,秦总是怎么样去看待整个行业的发展?会不会有一些爆发点或拐点?

秦建增:预测性的问题主持人交给我,我觉得很难,应当凌棕博士回答。另外,作为中康资讯的CTO,我预测错了还影响蛮大的,下面讲的只代表我个人观点。预测就不预测了,我讲点儿希望。一个新技术的出现,大家会把它的前两年高估了,会把它未来十年的影响低估了。现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是有点儿高估的阶段,不理性的阶段。到底它会怎么样发展,我想举一个例子,我是学临床的,在临床一直工作,但是真正理解中医是四十岁以后,现在培养一个能够在临床上拿得下来的医生,国家是5+3,就是八年,其实八年毕业的医生基本上不会看病。

人工智能有什么优势?我们知道柯洁从六岁开始接触围棋到成为国际大师用了十四年时间,但是AlphaGo用了几个小时,所以机器在某些领域学习速度是远远超过人类,但是医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在医学领域大家做人工智能跟我聊的,我常常会提醒大家一定要慎重。大家可能算法出来99%的准确性,那不行,医学要求百分之百的准确性,所以作为一个临床医生一个病人我可能诊断不了,但我会想尽办法诊断,但是你不能给他下一个毛病的诊断,所以人工智能在医学的领域一定要慎重,这是敬重生命的一个表现。我想人工智能是有它的优势,也会有它的爆发点,但是不要着急,要慎重,要敬重生命。

郭铭梓:秦总提到了人材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秦总又懂计算机又懂医学,这样的人材目前来说是多还是少?

凌棕:这样的人非常少,由于医学行业是需要深耕的,计算机行业也需要深耕,我在公司已经工作2十年了,很多同事工作三四十年五十年的人都有,这个领域虽然很新,但是你扎进去可以无休止的做很多事情,但是想把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确实是很难的,像秦总这样能够跨界的人材凤毛麟角,很难。

郭铭梓:我们企业又是如何在人才储备的?

凌棕:人材储备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培训培养人材,比如说像上次大概3年前上海市政府说的想招三十个大数据科学家,结果广告贴在那儿三个月都没有人来,科技厅来问我为何招不到人?人才还在学校还没毕业,所以从学校培养是最基础的。还有一个就是从现有的工作人员当中,大家要把注意力跨界进行关注这样去学习,要有兴趣的去学另外一个领域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做的,美国的医生也是非常传统的领域,远远不如中国的医生这样开放。另外是心态的问题,大家现在都在讲创新,讲很多产品的创新,方法的创新等等,在中美两国的创新人员里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中国的创业人员想搞出一个东西来,想在医院用一下,本地用一下,本省用一下,最后走向世界,这是中国创业人员的基本思路,美国的创业人员也发明个小东西戴在身上,他从创业第一天开始就想为全人类服务的。

郭铭梓:刚才在讲到人材问题的时候,钟院士很开心的模样,因为钟院士毕竟培养了无数的外科医生,现在有很多的高校已开设了人工智能专业,您会建议您的学生去学这个专业吗?

钟世镇:跟我的专业有关系,人体解剖学是在医学院校里头最古老的科学,没有甚么前沿技术,都是工匠精神,精雕细刻的。凡是高科技来了就要离开解剖学,好象有了显微镜放大了就叫组织学,所以我们解剖学是最古老的傍晚专业,但是这个黄昏专业也有好处,你不学解剖学就当不了医生,所以我们有个宗旨叫做临床应用解剖学。临床医生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他做什么,所以我们这个专业有显微外科解剖学。医用生物学对骨科、创伤外科也有帮助,后来弄数字医学。数字医学是高技术,人工智能是高技术,问题是只要临床提得出甚么问题,我们就想方设法通过用甚么一个手段技术来完成这个需要,因此临床应用解剖学也不断地在发展。临床不能够解决的问题还太多了,只要临床医生提得出问题,我们的科技人员就千方百计,其中计算机是一个高级的先进的技术,那我们就用好这个技术,所以我们也逐渐跟上来了,也弄数字医学,现在搞人工智能。还是一个思路,临床提出来甚么问题,我们就千方百计通过不同的高新技术来帮助他完成这个欲望。

郭铭梓:感谢钟院士的回答。张主席是数字医学专家,您觉得数字医学跟现在的人工智能以及医疗大数据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其实我们初期都在提数字人,后面又开始提数字医学,现在又开始提人工智能,这些概念之间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

张绍祥:实际上就是数字化,把世界上的一切事情变成0和1,这是数字化,这个技术早就有了。人工智能的概念几十年前就提出来了,这种数字化构成一种技术,然后在医学上来运用,这个产生一些新的临床诊断的方法、临床医治的方法,乃至于产生一些新的医疗标准,最后来推动临床上的疾病诊断向更准确、疾病的医治更精确方向发展的一切理论、技术、方法乃至于制定的标准的统称叫数字医学。

实际上,数字医学只是在现代医学发展当中借助数字化技术来产生的这样一个新的时期的划分,它本身跟现代的医学是融为一体的,并且是用数字化这个技术的。大数据是在基于统计学的基础上,基于计算机的高容量和快速收集的基础上一种新的技术方法。在数据的积累和经验的积累上,机器的记忆力、浏览速度比人是要强的,在这个方向它是可以做到,所以用大数据的技术可以大大缩短这个过程。

以前的医学是经验医学,依靠经验的积累。为什么看病都要找有经验的老医生看,不找年轻人,那是因为它是基于经验的科学,所以在积累上大数据大大的缩短了时间,比如以前一个好的外科医生是建立在他做了不计其数例同类手术的基础上培养起来的。换句话说,一个成功的医生可能在好多病人的不成功基础上总结经验教训,最后他变成一个名医了。而现在我们采用一些数字化的手段,采用一些大数据的技术去分析判断过去那些他人失败的缘由,在总结的基础上来训练新的医生,比较我们可以做一些模拟的手术装置或摹拟的病例来训练新的医生,所以我们提出的口号就是让现在新上台的外科医生就是一个手术技巧比较成熟的外科医生,就是一个临床经验比较丰富的外科医生,让他治疗的第一例病人就是已取得了很多经验的基础上的医治,这个就是大数据的作用。

另外,结合到人工智能的概念,最近为什么这么快的发展,就是因为计算机技术的迅猛发展,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人工智能迅猛的发展,所以用了人工智能这个技术,它又大大的推动了现代医学的发展,推进了数字医学的发展。我们用数字化的技术来推动传统医学的发展叫数字医学,现在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推进医学的发展,实际上在数字化时代我们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推进医学的发展,这个就是在人工智能时期或数字化时期医学发展的一个重大的契机。

你要说这三者哪个前哪一个后,实际上都是在共同推动医学的发展,利用不同的技术或者说强调了技术的某个方面。数字医学是数字化的技术,数字化的技术实际上就是大数据,人工智能也用数字化的技术,只不过我觉得它是强调的侧面不一样,所提的重点不一样。它的内核都是用现代化的计算机技术、数字化的技术来推动了医学的进步,所以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它只不过是我们在具体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做不同的强调而已。

但是我在这里要特别强调的一点,医学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化的医学,不仅仅是一个很机械的东西,医学应该是一个集中了现在的自然科学的技术,还有好多社会科学,甚至于人文的很多东西体现的关怀。现在机器愈来愈像人了,但是千万不要人越来越像机器,那就麻烦了。我们要过人的生活,让机器去做那些我们人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让它来为我们人类的发展服务。机器是人教给它的,人不会的东西机器也不会,所以在人工智能特别是机器人大数据这样一个时期,我觉得咱们利用这些现代的技术来推动科技的发展,但科技发展的目的是让人类能够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特别是在医疗健康方面使得人的身体更健康,精神能够更愉悦,寿命更长,这是大家所追求的目标,也是大数据数字研究的目标,也是医学研究的目标。

郭铭梓:所有的技术到最后都是要助力大健康产业的发展,只是说不同的技术是不同时期的一个产物。我们把这个问题回到秦总,您是作为跨界人材,计算机也好,医学方面您也都懂,我们现在在推动人工智能去发展全部大健康产业的时候,您觉得会有哪些问题?

秦建增:计算机的学习跟人的学习还不一样,由于它毕竟是个机器,你要让它能够学习,数据必须清洗、对齐,这是很大的工作量。就像大数据时期一样,其实做数据挖掘不是建模运算的进程复杂,而是前面数据理解、数据清洗、数据对齐过程,百分之7八十的时间做这个,人工智能也是这样。现阶段实现人工智能我想可能在政策、体制机制方面确切也存在一些问题。我相信国家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跟世界一样水平下,领导者、研发人员和产业工作者都会积极的投入,一定也会在世界上处于一线水平。

郭铭梓:感谢4位嘉宾的精彩分享以及讨论,最后请四位佳宾用一句话畅想你们对医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展望。

凌棕:整个世界可能都是一种数据,充满了数据的世界。简单的一个讲法,远远的走过来有血有肉的人,但是身上的设备就能够及时的反映出这个人身上的特征,相当于一组数据走过来。未来的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就会有很多处理手段,这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否身体健康等等,所有的数据都会在我们随身的装备得到体现,这是未来的展望。这种展望涉及到的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固然这里面如果涉及到人的健康数据,那么就涉及到在座的各位医学方面的专家。

钟世镇:我们都知道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计算机技术是最重要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都是由信息科学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我们这个会议就是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在人类的健康、疾病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怎么样用好高科技,让这个技术帮助我们发展我们的专业前景。

张绍祥:让机器愈来愈像人,让人愈来愈不像机器,因为以前流水线上的工人是机器,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理想和目标。

秦建增:人工智能未来发展会是什么样,就像我们几年前拒绝用计算机一样,就像几年前我们拒绝用手机一样,如果现在你不主动去拥抱人工智能,过几年以后可能我们就会落伍。

郭铭梓:感谢凌总、钟院士以及张主席还有秦总的精彩分享,其实大家共同的期望是一样的,大健康产业要去拥抱技术,让技术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产业。今天的圆桌讨论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应如何治疗不射精症
患了尖锐湿疣怎么治疗
武汉治性病的医院

相关推荐